科技动态【中国新闻网】35国科学家聚焦气候变化中的海洋和冰冻圈发展

  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德国、法国等35个国家的100多位科学家7月23日齐聚兰州,共同推进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以下简称IPCC)《气候变化中的海洋和冰冻圈特别报告》的编制工作。  当日,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气候变化中的海洋和冰冻圈特别报告》第三次主要作者会在兰州召开。第一次和第二次作者会分别于2017年10月、2018年2月召开。  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翟盘茂接受媒体采访介绍说,海洋和冰冻圈是地球系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同样受到气候变暖的影响,并对人类区域气候具有强烈的反馈作用,直接影响世界各地区气候以及人类社会、经济发展。  “我们必须要了解海洋和冰冻圈是如何变化、未来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该寻找什么样的预测,尤其是我们该如何适应这些急剧的变化。这是本次特别报告会的主要目的。”翟盘茂说。  据会议披露,该报告的主要作者们将在本次会议上讨论后续步骤,更新报告章节,处理第一稿报告的12000多条专家评审意见。第二稿将于2018年11月提交给专家和政府进行审查,报告将于2019年9月完成。  该报告还将根据若干政府的提议,评估有关物理科学基础的最新科学认知以及气候变化对海洋、沿海、极地和山地生态系统以及它们对人类社区的影响。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冰冻圈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康世昌担任该报告第二章“高山地区”的领衔作者。他说,冰冻圈包括冰盖、冰川、积雪、河冰、湖冰、冻土等,该报告还将对冰冻圈影响区域不同生态系统的脆弱性和适应能力进行评估,并提供实现气候恢复力发展途径的不同方案。  IPCC是评估与气候变化有关的科学的联合国机构。IPCC每6至7年发布一次综合性科学评估报告,此次召开的第六次综合评估将于2022年完成。

科技动态贵州省科技厅与科技日报社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7月9日,科技日报社全国地方记者会在贵阳召开。会上,贵州省科技厅与科技日报社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进一步深化双方在科技宣传方面的合作,强化贵州省科技宣传的力度。科技部党组成员、科技日报社社长李平,贵州省政府巡视员潘小林分别致辞。科技日报社总编辑刘亚东主持会议。贵州省科技厅党组书记、厅长廖飞,贵州省科技厅副厅长雷文蓉,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房汉廷等出席了会议。李平代表科技日报社感谢贵州省委省政府、贵州省科技厅长期以来对科技日报社工作的大力支持。他指出,在贵州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贵州省近年来在科技管理体制改革、科技成果转化、创新环境建设等方面,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天眼”、大数据等成为贵州亮丽的科技名片,这为科技宣传工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他表示,当前,科技日报社正着力打造以中国科技资讯库为核心的“一库多平台”,努力实现由传统新闻采编向科技智库服务的转型。科技日报社将利用新平台、新模式,持续聚焦贵州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三大战略,一如既往的支持和服务好贵州科技创新工作。  潘小林指出,近年来,贵州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大力实施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三大战略行动,主动适应新常态、积极应对新挑战、有效化解新矛盾,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显著成绩。他表示,当前贵州正处于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关键时期,迫切需要科技的有力支撑。科技日报社长期高度关注贵州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创新工作,有力助推了贵州创新发展。他希望籍此合作为契机,积极探索科技创新宣传工作的新举措新办法,展示贵州新形象,传递贵州好声音,为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助力添彩。  根据协议,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资源优势,围绕贵州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通过“一库N平台”传播平台,讲好贵州科技创新好故事、好人物、好政策、好探索,提升贵州科技创新在全国的影响力。同时,科技日报社将为贵州省科技厅加强建设贵州科技宣传新闻中心及政策解读、发布传播、舆情监测、评估反馈、研究咨询等提供全方位服务。

科技动态人民日报:我国地震工程领域首个大科学装置落户天津-天津大学新闻网---

  本报天津8月9日电(记者朱虹)近日,我国地震工程领域首个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大型地震工程模拟研究设施由国家发改委批复立项。建成后,将成为目前世界最大、功能最强的重大工程抗震模拟研究设施,这对于保障土木、水利、海洋、交通等重大工程的安全具有重要意义,有利于从减少地震灾害损失向减轻地震灾害风险转变,全面提升抵御自然灾害的综合防范能力。该设施由天津大学牵头在天津建设,也是迄今为止在天津建设的首个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  大型地震工程模拟研究设施的建设有望对我国工程科技进步做出重要贡献,为确保重大工程安全发挥重要作用。伴随着人类科技进步和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高层建筑、跨海大桥、大型水利水电工程、超长隧道、海底管线、海上风电、海上平台、大型核电等重大工程越来越多。这些重大工程的抗震安全对大型地震工程模拟研究设施提出了迫切需求。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地震局工程力学研究所名誉所长谢礼立研究员介绍,工程结构的失效和倒塌是造成地震中人员伤亡、财产损失和发展受阻的最重要的原因,搞清工程结构的抗震薄弱环节,提升其抵御地震破坏的能力是最根本措施。  地震模拟振动台是开展抗震模拟研究的有效试验平台。目前国内外已有的地震模拟振动台由于规模较小或实验功能单一(不能同时模拟地震与其他多种灾害荷载的作用),已经不能满足一旦地震确保工程安全和正常服役的需要。天津大学牵头建设的大型地震工程模拟研究设施将建设尺寸和载重量更大的地震模拟振动台、能同时模拟地震与水下波流耦合作用的振动台台阵试验装置。这些设施建成后,可大幅提升我国工程技术领域的创新能力和水平。  该装置将建设在天津大学北洋园校区内,总建筑面积7.7万平方米,建设周期为5年。据项目首席科学家、天津大学校长钟登华院士介绍,该设施建设内容主要包括三大系统:地震工程模拟试验系统、高性能计算与智能仿真系统、试验配套与共享系统。该系统的建设涉及众多领域和多学科交叉,如:水利工程、土木工程、船舶与海洋工程、力学、控制科学与工程、机械工程、精密仪器科学、计算机科学、材料科学与工程、防灾安全等多个学科领域。

科技动态【人民日报】中国实现光学系统技术新突破

  新华社长春8月9日电(记者孟含琪)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应用光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宣丽带领的团队,成功研制出快速液晶自适应光学系统。该系统已应用于日前交付使用的2米自适应光学望远镜中,使其空间分辨性能大幅提升,隔着1000公里的大气层依然能将星体“看”得清晰。  地基大口径望远镜是天文观测中最重要的仪器设备,但快速变换的大气湍流为其观测带来障碍。一些科学家不得不将望远镜送入太空,但这样会导致成本和技术难度大幅增加。该科研团队成员姚丽双介绍,要想在地面上获得与太空相媲美的观测效果,必须为望远镜戴上一副能高速变化形状的“眼镜”,也就是液晶自适应光学系统。它能随时抵消大气湍流的干扰,获得清晰的高分辨率观测图像。  液晶自适应光学系统中最核心的部件是液晶光调制器。它可以对光的波前进行高速修正,使自适应光学这副“眼镜”正常工作。此前,我国并不具备研制这种器件的能力,进行光学研究时只能依赖于从美国、日本等国家购买。  为了打破垄断,研究团队历时8年,先后突破了快速响应液晶材料体系、高速数据传输及发送电子系统、最佳响应盒厚优化与过压驱动、基于分子组装的纳米级光控取向技术等一系列关键性技术。研究团队自主构建了具备高精度硅基液晶器件研发能力的研发平台,在国内率先成功研制出响应时间仅为0.65毫秒的高速、高精度液晶光调制器,并成功应用在液晶自适应光学系统中,使佩戴“眼镜”后的地基望远镜获得了与其在太空中相当的观测分辨率。基于上述技术突破,该科研团队的研究成果获得了吉林省技术发明一等奖。  该成果已进入产业化阶段,团队先后与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光讯、西安光机所、白俄罗斯新材料化学所等国内外顶级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瞄准不同需求共同研发特种液晶光调控器件。

科技动态【科技日报】“大侠”远去,江河留音

  秋天已至,可有位科学家却再不能看到今年的秋景了。就在今年立秋那日,我国海洋地质地球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光鼎逝世,享年89岁。  改变志向,投身地球物理研究领域  1929年,刘光鼎出生在山东省蓬莱市的一个诗书世家。其祖父曾进士及第,父亲刘本钊先后在清华大学、国立青岛大学任职。此外刘家人不但能文而且善武,刘光鼎的大哥刘光斗是我国著名武术家,绰号“铁胳膊刘”。  受家庭环境熏陶,自小刘光鼎就是不折不扣的“学霸”。1948年他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由于经费紧张,物理系共有20个学生,却只有2个奖学金名额。刘光鼎凭借全班第一的成绩,顺利拿到了奖学金。  彼时的刘光鼎,一门心思扑在理论物理上,且怀着要发展祖国原子能的愿望。  然而,一次外出实习彻底改变了刘光鼎的人生轨迹。那次实习,刘光鼎遇到了地质学家陈贲。一天晚饭后,陈贲主动找参加实习的学生谈话,并表达了希望同学们投身石油建设的愿望。陈贲说:“一个国家要发展,不能没有石油。石油如果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国家就不能强大也没法发展”。多少年过去了,刘光鼎对这句话依然记得格外清楚。  回到北京后,刘光鼎作出了改变自己一生的决定:用物理学的方法来研究地球,为祖国寻找矿产资源。  在此后半个世纪的科学生涯中,刘光鼎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他积极倡导综合地质地球物理研究,为中国油气资源二次创业提供了新的理论依据。  实事求是,婉拒“海洋地质之父”赞誉  1964年,刘光鼎调至原地质矿产部海洋地质科学研究所。从那时起,刘光鼎开始了在海上漂泊的生活。30年间,刘光鼎和同事们像“梳头”一样,把中国的海域“梳”了个遍。  与陆地探测不同,如果没有仪器,海洋探测将寸步难行。由于当时相关设备未能从国外购买,于是刘光鼎选择自己造。海底重力仪、航空磁力仪、海洋用地震仪、水下压电检波器……这些都是刘光鼎一点点攒起来的,是当时我国海洋地质探测的“家底”。  有了这些仪器,刘光鼎便和同事们开始了出海勘查。继在1965年发现渤海盆地后,刘光鼎和同事经过分析、研究认为,东海海底同样具有三隆两盆的构造格局,其中东海陆架盆地又有3个沉积中心。于是,国家集中力量对浙江东部的西湖拗陷进行地质勘查,终于在平湖构造带钻探到工业油流……  30余年的海上勘查生活,刘光鼎积累了大量的数据。1986年起,刘光鼎组织学生绘制了《中国海区及领域地质、地球物理系列图》。这是我国第一份系统、高精度的系列海图,其中多幅地图被收入《世界海洋图集》。这份海图不仅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对海洋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维护我国海洋主权和权益也有着重要的意义。  经过刘光鼎等一代海洋地质工作者30多年的努力,截至上世纪90年代,我国先后在渤海、东海等四大海域取得许多重大成果,基本阐明了我国四大海域的地质构造,发现渤海、东海陆架盆地等40多个沉积盆地。  有人把刘光鼎称为“海洋地质之父”,刘光鼎自己却明确表示不赞成这样说。他回忆,当年在原地质矿产部,还有他的三名“酒友”,分别是朱夏、关士聪、业治铮,他们都为中国石油地质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习练武术,强健体魄无惧海上颠簸  除了海洋地质学家,刘光鼎在中国科学院还有两个身份为人熟知:一个是诗人,另一个就是大侠。刘光鼎不但爱看金庸的武侠小说,自己也是一位武术家。  受长兄影响,刘光鼎曾跟随哥哥的弟子、武术名家刘晚苍学习太极拳。海上漂泊30年,其他人晕船呕吐不止,刘光鼎却如在平地一般,自言受益于习练武术。  上世纪80年代初,刘晚苍与刘石樵共同出版了《太极拳架与推手》一书。该书一经出版便大受欢迎,连续再版,印数达40多万,至今依然被不少太极拳爱好者奉为圭臬。只是很多人不知道,作者之一刘石樵就是大名鼎鼎的科学家刘光鼎。在生活中,刘光鼎也因仗义执言、敢作敢当的性格,被大家公认为“大侠”。  “斗室酣饮大杯酒,江河湖海逍遥游。踏遍青山人未老,几阵风雨壮志酬?”这是刘光鼎曾写给自己的一首诗。  如今“大侠”已去,不过由他设立的“刘光鼎地球物理奖学金”仍会激励后来者继续他未完的壮志。  (原载于《科技日报》2018-08-2005版)

科技动态蘑菇的黑科技:草船借箭

  美味蘑菇让人回味无穷,剧毒蘑菇则让人心惊肉跳。为什么有的蘑菇味道鲜美?而有的蘑菇则致人死地?原因在于有毒的蘑菇体内含有毒素物质。确实,毒素是蘑菇自我生存所需,它可驱走对其有伤害的昆虫或其他动物,让其后代――孢子――有机会成熟并得以传播和繁衍。因此,一些蘑菇进化出了高效的“毒素生产线”,增强了其生存适应能力。然而,生产毒素并非易事,有“能力”或有“运气”的蘑菇才能实现。  世界上最毒的蘑菇隐藏于鹅膏属(Amanita)、盔孢伞属(Galerina)和环柄菇属(Lepiota)等三个属中。事实上,早一百多年前人们就已发现,上述三个属中的剧毒蘑菇之间的亲缘关系较远,分别隶属分类学中三个不同的科,但却都能做同一件事,即合成同一类毒素:鹅膏毒肽。但是,对上述三大类剧毒蘑菇独有的“鹅膏毒肽生产线”是如何进化而来,众说纷纭。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东亚植物多样性与生物地理学重点实验室真菌地衣多样性与适应性进化团队研究发现,合成令人毛骨悚然的“鹅膏毒肽”并非这些蘑菇“原创”,而是由一个不知名的祖先发明的,这些“走运”的蘑菇利用“草船借箭”这一绝招,通过基因水平转移的方法,“投机取巧”,将剧毒蘑菇合成毒素的蓝图――基因――“山寨”了一份,巧妙地“借”来了“箭”,把自己武装了起来!其他生物也许要花费几万年才能进化来的技能,这些蘑菇则不费吹灰之力就实现了“弯道超车”。研究还发现,“借箭”是从环柄菇到盔孢伞再到鹅膏分步骤实现的(见下图)。鹅膏虽然最后才获得这一毒素合成“秘方”,但却将这“秘方”发扬光大,踵事增华,进化出了合成新毒素的能力,因此其毒性超过了盔孢伞和环柄菇,不愧为“毒王”,成为90%蘑菇中毒致死事件的罪魁祸首。  本研究为解析剧毒蘑菇的产毒机制,为今后基于基因组、基因工程等手段精准挖掘和利用毒素资源,为科学检测和预防此类蘑菇中毒,提供了基础性的科学依据。研究成果以“TheMSDINfamilyinamanitin-producingmushroomsandevolutionoftheprolyloligopeptidasegenes”为题在线发表于国际菌物协会官方期刊IMAFungus杂志。罗宏副研究员为论文第一及通讯作者。该研究得到中国科学院B类先导科技专项培育项目(XDB31000000)、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1772377)、云南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人才项目和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人才项目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