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知识心理所揭示C型自恋者在社会决策中的反应

  你身边是否有这样的人,他们表面上心怀天下、乐于助人,但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开始表里不一,表现出自我中心性?人格心理学家称这种性格特质为“C型自恋”(communalnarcissism)。2012年,研究者首次将C型自恋和传统意义上的自恋(agenticnarcissism)区分开来。传统意义上的自恋和C型自恋的核心动机是一致的,包括追求自大(grandiosity)、自尊(self-esteem)、特权感(entitlement)以及权力(power)。二者的区别在于,传统型自恋者主要通过个体能动性(agentic)的手段(例如智力、财富)来实现自我动机,而C型自恋者则主要通过社会性的手段(例如人际关怀、合作)来实现类似的自我动机。  C型自恋者常以一种圣人的姿态自居,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心怀天下、最仁爱的人。他们擅长通过强调自己的亲社会特质(例如乐于助人、关爱他人),甚至自己对世界的贡献(例如降低社会不公、为世界带来和平)来满足自我促进的动机。不难发现,C型自恋者的自我动机是以自我为中心,这和他们所宣称的以他人为中心的言论是截然相反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C型自恋者需要在自我利益和他人利益之间进行取舍时,他们会怎样选择呢?一方面,如果他们真如自己所宣称的那般乐于助人,他们应当优先保证他人利益,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另一方面,他们的本质是自恋,依旧是以自我为中心,那么他们将会首要考虑自我利益而非他人利益。  基于这两种冲突的假设,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人格与社会心理研究中心(CenterforPersonalityandSocialPsychology)考察了C型自恋者在社会决策中的反应。研究过程中,社会决策任务采用的是最后通牒游戏(UltimatumGame)。在这个任务中,存在两种玩家角色:方案分配者和方案接收者。分配者有权利将一定数量的金额按比例分配给自己和另一个玩家(接收者),而接收者选择是否接受分配者提出的分配方案。如果接收者选择接受,那么接收者和分配者将获得与分配方案相一致的金额;如果接收者选择拒绝,那么接收者和分配者将无法获得任何金额。如图1,接收者收到了来自分配者提出的方案(分配者70:接收者30),接收者选择接受,因此获得30分,而分配者获得70分;相反,如果接收者认为方案不公平而选择拒绝,那两人均获得0分。  研究一采用行为实验探讨高、低C型自恋的人在最后通牒游戏中的行为表现是否存在差异,并且对有关公平和利他的变量进行了测量。结果发现,在自我报告水平上,相比于低C型自恋者,高C型自恋者认为自己在最后通牒游戏中表现得更加利他,并且认为公平是更重要的价值观,对世界上的不平等表现出更强的愤怒,这些结果符合他们所号称的利他性。如果他们言行一致,那么他们将比低C型自恋者提出更多公平的分配方案,并且拒绝更多的不公平方案。但是,在行为水平上,高C型自恋的被试并没有比低C型自恋的被试提出更多公平的方案,也没有拒绝更多的不公平方案。可见,他们的行为与自我报告不符合。  在此基础上,研究二采用脑电实验进一步探究高C型自恋者对不公平方案的大脑反应。当被试作为接收者时,研究者记录了被试的脑电反应。行为结果与研究一致:无论作为分配者还是接收者,高、低C型自恋者的行为决策没有差异,都是更多地提出公平方案、拒绝不公平方案。虽然高C型自恋者在行为上没有对损害自我利益的不公平方案表现出反感(即更多地拒绝不公平方案),但是脑电结果发现,他们的大脑对不公平方案产生了更强的反应(即P3成分波幅更大;如图2)。这项结果说明在神经水平上,高C型自恋者对违反自身利益的不公平方案具有更强的情绪敏感性,表现出了更大程度的反感。可见,他们的神经生理反应与他们的外在行为不一致。  综上所述,该研究通过探究C型自恋者在社会决策中的自我报告、行为表现以及神经反应,揭示了他们内在反应和外在表现之间的冲突。尽管C型自恋者声称自己更加利他、更注重公平,但在社会决策中并未表现出更多的利他和公平。相反,他们对损害自我利益的不公平行为产生更强的神经生理反应,体现了自恋者的自我中心性。这项研究加深了对自恋人格的理解,拓展了对社会决策的认识。  该研究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以及中科院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项目资助。  研究论文已在线发表于JournalofResearchinPersonality。  论文信息:Yang,Z.,Sedikides,C.,Gu,R.,Luo,Y.L.L.,Wang,Y.,Yang,Y.,Wu,M.,Cai,H.(2018).Communalnarcissism:Socialdecisionsandneurophysiologicalreactions.JournalofResearchinPersonality.图1最后通牒游戏中接收者的决策流程样例图2高、低C型自恋者的P3波形图

科普知识蜥蜴适应自然选择

       近日,一项新研究指出,枝干抓握能力较强的蜥蜴更有可能在飓风后幸存,这是一起正在发生的自然选择事件。  飓风等自然灾害会对生态系统造成毁灭性打击,并导致大量生物死亡。不过,人们尚不清楚飓风导致的死亡是随机性的还是自然对某些物理特性的优先选择,如抗强风能力。  在飓风厄玛和玛利亚毫无预兆地登陆前,美国哈佛大学的ColinDonihue和同事恰巧刚刚在邻近的西印度群岛派恩岛和瓦特岛完成了小型安乐蜥属种群的研究工作。考虑到这是研究飓风对蜥蜴直接影响的难得机会,研究人员在飓风后重回当地进行了跟踪调查,对比了飓风前后安乐蜥的附肢长度和趾垫面积。  该研究小组认为附肢长度和趾垫面积不仅能影响安乐蜥的抓握能力,还与安乐蜥生境利用和运动方式相关。与飓风前相比,派恩岛和瓦特岛上存活下来的蜥蜴平均趾垫更大、前肢更长、后肢更短。  Donihue等人还证实了该种群的趾垫大小和抓握能力具有相关性,并通过拍摄展示了蜥蜴在飓风冲击下如何抓住枝干。虽然较长的前肢更利于抓握,但他们指出,由于蜥蜴在飓风中采取特定的抓握姿势,较长的后肢反而会增加被风吹动的表面积,产生不利影响。相关论文日前刊登于《自然》杂志。  据预测,极端天气在今后几十年的频率和强度都会上升,研究人员因此认为,演化动力学研究应将具有选择性的极端天气纳入考虑范围。  相关论文信息:DOI:10.1038/s41586-018-0352-3

科普知识家兔为何更温顺

  当有人靠近时,为何野兔选择逃走而家兔会围着人要吃的?一项最新研究发现,驯化可能触发兔子以及其他动物的大脑发生改变,从而帮助其适应由人类主导的新环境。  并未参与该工作的瑞士苏黎世大学古生物学教授MarceloSánchez-Villagra认为,最新研究为正在进行的争论,即生理因素是否塑造了驯化和进化,提供了“特定和全新的视角”。  该研究团队负责人、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和美国得州农工大学动物遗传学家LeifAndersson认为,驯化过程导致兔子大脑结构发生变化,从而使其在人类身边时没有那么紧张。为探寻真相,Andersson和同事对8只野兔和8只家兔的大脑进行了核磁共振扫描,并且比较了结果。  该团队发现,家兔的杏仁核(大脑中处理恐惧和焦虑的区域)比野兔小10%。与此同时,家兔的内侧前额叶皮质(控制对攻击性行为和恐惧的反应)比野兔大11%。研究人员还发现,家兔的大脑不太能处理同“战或逃”反应相关的信息,因为和野生“近亲”相比,它们拥有较少白质。白质通过被称为轴突的信号传递纤维将神经细胞连接起来,并且能影响大脑的信息处理。野兔处于危险时,需要更多的白质作出更快的反应以及意识到该害怕什么。  大脑中的这些改变减少了像恐惧和攻击性一样的情绪,并且塑造了家兔的温顺个性。研究人员在日前出版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报告了这一发现。  Andersson解释说,大脑形状的改变发生在家兔身上,是因为它们不会面临和野生“亲戚”相同的压力。当人类繁育家兔时,会选择温顺的品种,而这反过来选择了影响大脑结构的基因。“同恐惧和攻击性相关的行为是生存所必需的,但家兔并没有面临相同的压力。它进化成在人类主导的环境中生活。在这种环境中,食物和庇护所是现成的。”

科普知识你若够老便不“再老”

  一项新研究发现,瑞士活到112岁的Rosa Rein女士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或已停止衰老。图片来源:REUTERS/FIORENZO MAFFI  你可以不用节制饮食或使用昂贵的药物就能延缓衰老,前提是要等自己活到105岁。一项新研究表明,死亡的可能性在极老的老年人中将不再上升,这也表明人们尚未达到寿命的极限。  荷兰海牙跨学科人口研究所人口统计学家Joop de Beer说,这项研究“用高质量数据展示了一种非常合理的模式”。但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大学的传记作者Leonid Gavrilov对这些数据的质量表示怀疑。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的死亡风险也会剧增。例如,在50岁的时候,人们在下一年一命呜呼的风险比在30岁时高出3倍多。当人们步入六七十岁后,死亡几率约每8年增加一倍。如果你足够幸运能活到100岁,那么你活到下一个生日的几率只有60%。  但根据对实验动物如果蝇和线虫的研究,其中也有暂缓期。很多类似有机体展示了一种所谓的“死亡率高原”,即当到达一定年龄后,人们的死亡率不再上升。但是很难在人类中展示这一点,其部分原因在于很难获取到极高龄者的准确数据。  因此,在新研究中,意大利罗马萨皮恩扎大学人口统计学家Elisabetta Barbi和同事转向了该国国家统计研究所的一个数据库。其中包括在2009年至2015年期间年龄至少在105岁以上的高龄者,总共3836人。由于意大利市政当局对居民的记录都很仔细,研究人员可以验证这些人的年龄。“这是迄今为止最干净的数据。”该研究共同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口统计学家Kenneth Wachter说。  研究小组在近日发表于《科学》杂志的报告中称,105岁以上的人死亡的风险趋于稳定。这意味着,一个106岁的老人活到107岁的概率与111岁的人活到112岁的概率是一样的。此外,当研究人员根据受试者的出生年份对数据进行分析时,他们注意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似乎活到了105岁。  “这是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如果人类寿命有一个最大限度,我们还没有接近它。”Wachter说。但De Beer警告说,目前的最高寿命纪录是122岁,年龄的最大值尚有待观察。  “死亡率高原”可能存在,因为身体虚弱的人逐渐死亡,只留下最强壮的人活着。包括基因在内的许多因素或可解释这些人生命顽强的原因,识别这些因素或能找到提高生存率的方法。Wachter说,他希望这篇论文能够解决关于人类是否存在死亡率高原的争论。

科普知识《自然》及子刊综览

  《自然—通讯》  用咖啡叫醒遗传回路  近日,《自然—通讯》发表了一项小鼠糖尿病模型研究,表明可以通过咖啡中的咖啡因激活一种合成遗传回路,用以调节血糖水平。  II型糖尿病影响着全球逾4亿人口,带来了大量医疗成本。成功的健康管理能够监测进食后的血糖上升情况,并做出响应。  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MartinFussenegger及同事研究了咖啡因是否能用于诱导基因表达以帮助调节血糖。他们设计了一种合成生物学遗传回路——咖啡因刺激型先进调节器(C-STAR),它可以响应商业产品中的咖啡因,生成一种可用于治疗II型糖尿病的肽。在小鼠糖尿病模型中,携带C-STAR系统的细胞帮助小鼠在摄入咖啡后控制血糖水平。  虽然这只是一个原理验证演示,表明遗传回路可利用常见化合物调节身体状况,但是它同时也展现了未来合成生物学有望在将生活方式干扰降到最低的情况下,应用于医疗保健领域的潜力。  《自然》  早期四足动物生活环境有点咸  据《自然》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早期的四足动物——真正在陆地上行走的第一批四足脊椎动物——生活在咸度有变的水体环境中,如河口。  虽然以登上陆地闻名,但是四足动物主要是水生的,有鳃和有力的尾巴支持其游泳。然而,它们生活的水环境的类型一直存在很大争议。第一批化石是在最初被认为是沉积在淡水中的砂岩里面发现的。然而,人们在微咸水和海水的沉积物中也发现了四足动物的遗骸和足迹,这表明早期的四足动物也许能够忍耐多变的咸度。  法国里昂第一大学的JeanGoedert及其同事分析了51个早期四足动物化石标本以及中国西北部和格陵兰岛东部泥盆纪(约3.65亿年前)岩石中的相关盔甲鱼和肉鳍鱼类化石。研究人员采用的新型分析方法可以测量硫、碳以及氧的同位素比值,从而区分淡水动物和海洋动物。  在对包括鳄鱼、红耳龟和各种鱼在内的现代脊椎动物进行硫同位素分析后,研究人员确定所研究的化石四足动物和其他脊椎动物生活在淡水和海水混合的环境中,例如河口和三角洲。作者总结表示,四足动物或能适应不同程度的咸度。可能是这种灵活性帮助它们得以在晚泥盆世的灭绝事件中幸存了下来,之后走向陆地。  《自然》  电鲨放电分子基础获揭示  日前,《自然》发表的一篇论文报道了负责鲨鱼和鳐鱼电信号检测细胞的独特生理特性。这些研究结果表明了感官系统如何通过独特的分子和生物物理修饰来适应动物的生活方式或生态位。  古代软骨脊椎动物,如鲨鱼、鳐鱼和魟鱼,拥有专门的电感应器官,能够检测微弱的电场并将这些信息传递给中枢神经系统。鲨鱼和鳐鱼使用类似的低阈值电压门控钙离子通道,加上不同的专门调节的钾离子通道来调控这种活动,借此检测电信号。鲨鱼使用这种能力来捕食,而鳐鱼则用它来相互沟通。  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DavidJulius及其同事表明,网纹猫鲨的电感应细胞表达特化的电压门控钾离子通道,这些通道会发出大规模重复性的膜电涌,以响应小而短暂的电刺激。与之相比,猬白鳐则使用钙激活钾离子通道产生小而可调的膜电压振荡,引起刺激依赖性囊泡释放。研究人员认为,这些独立的分子适应或可促进鲨鱼利用类似开关的阈值电感应探测器进行捕食,而使鳐鱼具备电通信等精密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