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析【中国科学报】为强磁场事业添砖加瓦

  弹指一挥十年过去了。2017年9月,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通过国家验收,我们的强磁场技术被评为国际领先,三台水冷磁体指标创造了世界纪录,大型稳态混合磁体的超导磁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我们的强磁场边干边开放,到国家验收时,用户依装置托从2011年到2017年9月国家验收时共发表1057篇论文,其中一区论文236篇,包括Nature4篇,Science2篇,Nature子刊14篇,PNAS4篇,PRL15篇,JACS6篇,ScienceAdvance1篇,这些论文中三分之一是我们强磁场中心完成的。这些论文中三分之一是我们强磁场中心完成的。  忆当年,感慨万分。“七五”期间国家决定研制磁体,我接受研制脉冲磁体的任务,由于国内没有人做过,我带领几位年轻人,从调研文献开始,选取“磁通浓缩器”为建设目标。花了两年时间,我们用了两万元,制备出设计指标为50T的浓缩器,实验只得到13T。随后,我们对国际上报道的磁通浓缩器的结构和原理进行仔细推敲,发现它存在原理性错误,我们理论上证明磁通浓缩器无浓缩作用,论文投到《物理学报》,审稿者不相信我们发现国际上二十年来的错误。经过两年与几位审稿者的交锋,论文最终发表。随后我们用铜绕阻线圈得到37T磁场强度、32ms脉宽的脉冲磁体。  那时,中国科大低温教研室参与了“六五”攻关,由上海冶金所制备的铌钛线,我们在脉冲场下测其性能。我带博士生作理论上的分析,1986年论文第一次用外文发表在国际刊物上。1987年,进入了高温超导研究热潮,我带硕士、博士们转向研究高温超导,磁体工作就此搁浅了。  进入21世纪后,我国的科学研究突飞猛进,由于最初的实验条件跟不上,许多研究工作不得不到国外去做。此时,中科院等离子所的高秉钧向中国科学院基础局提出建40T的稳态磁场。早在20世纪80年代,高秉钧就在等离子体研究所建成了20T的稳态混合磁体,后来他应邀到美国国家强磁场实验室工作,与当时的实验室主任Hans一起提出了新的Bitter磁体方案,获得了世界上最高的45T稳态混合磁体。  回国后,高秉钧一直呼吁在我国建立40T的稳态混合磁体,直到2004年在时任中科院基础局局长金铎的支持下有了进展,但建在何处,如何能得到发改委的认同仍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后来,我们的努力得到中科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和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支持。时任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的匡光力和高秉钧到实验室找我,当时匡光力已从事等离子体所的加热研究20年,并已取得重要成果,他为了强磁场全部放弃,全身心投入建设磁体,令我十分钦佩。  从此我们三人同心同德全力投入,我们的分工是:匡光力是领导,负责全局,要解决很困难的电,电要求达到20MW以上,他要向各级领导汇报争取,还要说清为什么要建在合肥,等等;高秉钧负责水冷磁体本身的设计和建造,他对磁体本身很熟,又有建强磁场的经验;我的工作是对国内外的磁场下的科学问题进行调研,我也完成了初步的调研报告。2008年,发改委正式立项,中国科学院下文成立合肥强磁场的领导班子,任命匡光力为总经理,高秉钧为总工程师,我为首席科学家,邱宁为总经济师。  班子搭起来了,下面是招兵买马干起来。匡光力组建四大支撑装置,并兼任研制混合磁体的超导磁体,高秉钧组建水冷磁体,我负责建外部的配套设备。如何能够很好地使用建成的高水平的磁体呢?我主持围绕着磁体建设一系列测试设备。我们的原则是:第一,建造独创性的实验装置;第二,建立的实验装置是通用性的,测试设备的性能要完整、齐全。  强磁场下的科学研究,首要要建立一支自己的高水平研究队伍,我们从美国引进了田明亮,从日本、韩国引进张昌锦,从比利时引进杨昭荣,从法国引进皮雳等,建立了材料科学研究团队;叶朝辉院士给我们从美国引进了王俊峰,从德国引进钟凯,随后,王俊峰又推荐了美国哈佛大学的一批年轻人,组成了生命科学研究团队。在这两个研究团队里,又逐步地从国内、外吸引了一批优秀的年轻人。  如何让这些年轻人尽快地成长起来呢?他们进入强磁场后,几乎都是“光杆司令”,没有助手,没有课题。我让我的博士后和博士加入他们的团队,我让博士后宁伟、杜海峰、博士生韦文森加入田明亮团队,让博士生邵继峰、姚雄、刘仲恒加入张昌锦研究团队,让博士后李志刚、博士生张志涛、顾川川加入杨昭荣团队,由皮雳组建科学实验部。由于这些领头人刚回国,尚未拿到经费,我将我的课题经费全部拿出,供大家使用。很快,他们得到了强磁场中心、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启动经费支持和中科院百人计划的支持,各个团队很快进入角色,做出了高水平的研究工作。对快速成长的年轻人,如杜海峰、宁伟,要放手让他们去闯,不要作出任何限制,要支持和鼓励他们。在争取项目上,让他们做带头人,帮助他们争取资源。十年过去,强磁场中心科学研究队伍逐渐成长起来,目前,科学研究队伍中拥有院士1人,杰青2人,优青1人,青年千人3人,万人计划2人,中科院百人16人。  在科研工作的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比如研究方向发生冲突等。我们支持研究自由,但是也不能让所有研究内容都跟在某一个人的研究方向上。碰上这样的问题,我将立即制止,并给予跟随者其他课题进行研究。这样做,能够让研究队伍保持团结,避免矛盾。  强磁场是国家公共平台,我们首先要合理地分配实验资源,不搞平均。对一些能够看到的好的成果,给予更多的测试时间,对一些明显意义不大的,甚至是重复别人工作的,则不予接收,希望慢慢建立一项制度,让后面接替此工作的人能顺利做下去。  为了不断扩大队伍,就要不断引进人才。在人才引进方面,我严格把关,不搞特殊化。这些引进人才、开放管理等措施既保证了开放水平,又培养了自己的科研队伍,效果很好。  目前,我们提出建设“强光磁集成装置”,它将更上一个台阶,领跑国际。(作者:张裕恒,系中国科学院院士)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8-07-30第7版观点)

行业分析创新活力如何激发

  创新决胜未来,改革关乎国运。近年来,各地各部门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强化企业、高校等创新主体在创新链不同环节的功能定位,不断激发出各类主体的创新激情和活力。  记者在多地深入企业、高校等创新主体调查时发现,激发创新活力还存在一些问题:如科技创新资源分散、重复、低效的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科技投入的产出效益不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实现产业化、创造市场价值的能力不足等。    不能闭门造车,要发挥市场对技术研发方向、各类创新要素配置的导向作用  目前,在量子通信技术研究应用上,我国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然而,从整体看,量子计算方面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中科大潘建伟团队成员刘乃乐教授说,我国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热情不足。反观谷歌、微软、英特尔等国际企业,专门组建量子计算团队和实验室,成为国际上量子计算研发颇具实力的机构。  刘乃乐建议,核心技术创新要以需求推动技术发展,以技术促进市场应用。量子通信正处于推动产业链成熟的关键阶段,应以产业为龙头,搭建产学研平台,为企业技术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营造环境,引导高校等科研机构与企业开展合作。  “核心技术及其产品可靠性,需要较长的研发过程。这就要求企业能预判市场发展趋势,提前布局新技术的研发和新结构可靠性的试验研究。”中车齐车集团总工程师于跃斌回忆,集团曾为某客户提供40t轴重矿石转向架,由于时间紧张采用了一种未经验证的新研发交叉支撑结构。如果能够预判市场需求,就能把试验研究工作提前,提高可靠性。“虽然最后成功应用,但让我们意识到,技术研发不能闭门造车,必须以市场为导向。”  中科大杜江峰团队,研制了我国第一台自主知识产权的X波段脉冲式电子顺磁共振谱仪。该团队成员荣星研究员表示,自己从事的量子信息研究领域,仍与国际最高水平有差距,面临的技术瓶颈主要是样品制备。“仪器研发要紧跟需求,避免走入单纯追求高指标、脱离实际应用的误区。要培育尚处起步阶段的仪器研发,聚焦产业需求发展壮大,最终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仪器制造企业。”  在福建,随着市场迅速发展,物联网中小企业在研发新品时,大都面临自身科研能力不足、设备及人员团队实力单薄的现实。比如,东方物联信息科技公司主研物联网烟感探测器,由于研发团队技术能力薄弱、缺少研发测试设备等,迟迟无法彻底解决信号、耗能等核心技术问题。  近日,由于市场前景看好,该公司被福州物联网开放实验室列为孵化项目,介入先进设备和高端技术团队,产品研发技术几大难关很快突破。“不但节约研发时间,研发成本更比预计节省超一半。”东方物联公司总经理李先顺说。实验室还在物联网通信标准制定、测试认证、技能培训等方面提供服务,配置各类创新要素,帮助企业解决底层基础技术、基础工艺能力不足等问题。  此外,首期规模80亿元的企业技术改造投资基金在福州自贸片区设立,期限10年,重点关注智能化改造、科技成果转化、强化基础研究等技术改造项目,多家电子信息、新材料领域企业获得千万元级贷款。“通过基金引导,扩大了金融机构和社会资本对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支持。”负责基金运营的福州马尾基金小镇发展公司董事长罗玉琴介绍,拥有核心技术和强劲市场刚需的企业会更加得到青睐。  部分研发领域未形成全链条长远布局,应完善政策支持、服务管理等体制机制  科技创新政策与经济、产业政策的统筹衔接还不够,全社会鼓励创新、包容创新的机制和环境有待优化,是科研工作者、企业研发人员反映比较集中的问题。  “目前,我国不少核心技术研发领域,主要是从急需、重要等方面超前部署和重点攻关,尚未形成从基础、应用研究到工程化产业化全链条的长远布局。”刘乃乐说。  近年来,教育部协同创新中心和中科院卓越创新中心相继成立,对量子信息领域的协同创新开展了初步尝试。“外部竞争激烈,迫切需要创建具有强大科技资源整合能力的新型科研机构,创新科技组织模式和机制体制。”刘乃乐说。  哈电集团哈尔滨锅炉厂公司,是国内产能、规模颇具实力的大型发电设备制造企业,设计制造了70%以上各种容量参数的国产首台电站锅炉。“近年来,按照国家节能减排要求,我们不断以科技创新带动产业转型升级。”公司副总工程师夏良伟介绍,企业自主研制的华能莱芜100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锅炉,是目前效率、能耗、环保等指标均处国际领先水平的火电机组。  “尤其是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既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能源,又破解了秸秆处理难题。”夏良伟说,今年4月,首个国家级燃煤耦合生物质改造示范项目落户哈锅,建成后将实现生物质资源低成本、无害化利用,有效发挥生物质能源价值。  除了相关部门,优势企业、高校等创新主体能否建立产业合作平台,集中力量突破一些关键技术?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便是一例,今年3月由北汽集团、北汽新能源发起成立,是汽车行业首个国家技术创新中心。  中心首批联合共建单位共计21家,包括北汽、吉利、百度、奇虎、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涵盖了整车制造企业、电池生产企业、互联网企业、科研机构、产业投资类企业等上下游产业链优势资源。“对标国际先进水平,中心聚焦的研发项目包括电驱动、燃料电池、智能网联、动力电池等重点领域,有利于带动整车核心技术水平提升。”北汽新能源工程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玉军说。  “激发创新活力,应以市场引导为主,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分类制定政策。”安徽江淮汽车公司技术中心有关负责人建议,政府应主要支持前期研发和示范项目,产业技术路线和发展方向由市场选择,要从单纯的科技创新政策为主转向综合性创新政策,提高政策综合性协调性,形成政策合力。  破解实现技术突破、产品制造、产业发展一条龙转化的瓶颈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核心技术的生力军。如何推动企业成为技术创新决策、研发投入、科研组织和成果转化的主体?培育一批核心技术能力突出的创新型领军企业,要注意哪些问题?  有企业负责人和研发人员表示,一方面,相当一部分企业存在解决技术难题的迫切愿望与支付高额技术开发费用之间的矛盾。科技成果转化具有高风险高投入属性,且周期较长。另一方面,科技创新开发与具体项目成型在推广时间节点上难以契合。一些企业根据客户需求制定了方案并着手研发,但由于产品、平台涉及运营商、客户、技术标准、行业竞争等多种因素制约,会影响后期成果转化。  对此,福州马尾高新园区主要负责人表示,通过深入走访企业,可搭建各种科技成果转化公共平台,为高新技术中小企业提供精准服务,例如资金技术对接、市场应用示范推广等。协助企业申请品牌创建、科技三项经费等。  福建朝日环保科技公司研发汽车尾气三元催化剂,属汽车核心零部件。公司总经理翁希明认为,加快创新成果转化应用最关键的一招,是要把企业确立为技术创新主体。建议让企业参与技术标准制定,相关技术攻关研究更好发挥企业作用,由企业整合研发力量、抓好转化应用;支持企业加大在研发设备、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投入力度。  哈尔滨工程大学水声工程学院副院长乔钢建议,科研团队应积极有序与资本对接,尤其是企业平台。近年来,我国水下通信技术发展迅速,但仍有一些核心技术短板需补齐。如水下多移动平台智能组网技术及装备突破,涉及水下平台、信息电子、海洋传感器等多领域,就需要跨界跨行业与企业展开产学研合作。  “与高校、科研院所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有助于解决技术与人才瓶颈。”福州恒申集团总经理梅震说,公司与厦门大学石墨烯产业研究院合作,将石墨烯应用于锦纶6纤维材料,使材料具备抗紫外线、抗菌、远红外、抗静电等性能。目前已具备成熟的实验室制备技术,产业化实现后将带来突出经济效益。

行业分析我国学者揭示酵母乙酰转移酶的“钻戒”结构

  具有“钻戒”结构的组蛋白乙酰转移酶/反式激活蛋白结合蛋白复合物,能促进生物体内多种重要过程,包括转录、DNA损伤修复和信号传导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蔡刚课题组和加拿大拉瓦尔大学癌症研究中心雅克·科特课题组合作,实现了对酿酒酵母中该乙酰转移酶结构的高精度描绘,揭示了组装和调控机制,并描绘了组分间的相互作用界面。相关成果日前发表于《自然—通讯》杂志。  研究发现,在该复合物组装中起重要作用的一个化合物,也被称为“假激酶”的,并不具备激酶活性,但能在复合体中采取类似激活态激酶的构象,与另一组分一起构成该复合体组装的支架,引导蛋白质的组装。同时,这个假激酶的作用机制表明,同家族其他成员很可能具有独立于激酶活性外的“脚手架”功能。  另一个重要发现是,与癌症直接相关的这一假激酶的突变都聚集在复合物的组装界面上,该界面同时是受多种修饰调控的热点。这表明该复合体的组装及其精细调控具有重要的生理意义,有助于进一步了解相关癌症发生的机制并精准确定标志物。  在几种多发癌症中,该复合物受到显著下调。因此可利用特异性的抑制剂针对癌细胞进行治疗。未来,蔡刚课题组将着力于解析全酶复合物的高分辨率结构及其底物选择性和催化的机理,借此帮助特异性抑制剂的研发,有望为癌症的个性化治疗带来重大突破。

行业分析邓麦村:中科院如何推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近年来,中国科学院围绕“三个面向”“四个率先”的方针开展工作,并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绩。最近,中关村近百位企业家及企业代表近日齐聚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参观中国科学院创新成果展。        在中科院创新成果展的展厅当中的具体成就包括,墨子号、悟空号、慧眼号的发射;“海斗号”全海深无人潜水器,万米深渊科考;量子通信技术、世界首台光量子计算机;寒武纪芯片;FAST天眼;铁基超导;幽灵粒子;400×500毫米世界最大面积的中阶梯光栅;人造小太阳;“渤海粮仓”科技示范工程等等。        从“上天入地下海”再到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治疗新药、寒武纪芯片等,很多重大成果都有了具体的工程化应用,体现了中科院在成果转化上的实力。        中国科学院对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实力用一组数字显而易见,十八大以来,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为社会企业新增销售收入1.7万亿元、利税2289亿元。而按照规划,到“十三五”末,中科院将依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旗下企业,带动起近超过4.8万亿元的企业新增销售收入目标。        面对如此累累硕果,中科院已经有一套自己的打法。对此,新浪科技等媒体对话了中国科学院党组成员、秘书长邓麦村,他介绍了中科院推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部分案例。知识产权运营管理中心:“普惠计划”+专利拍卖        在加快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方面,中科院从源头上采取了措施。        2017年,中科院启动实施了“中国科学院促进知识产权及科技成果转化专项行动”,并设立知识产权运营管理中心。邓麦村专门介绍了知识产权运营管理中心2017年的成绩单。        根据介绍,2017年,中科院推出了专利“普惠计划”。中科院知识产权运营中心作为“普惠计划”共享专利池组织单位,从中科院104个研究所征集有效专利,成立共享专利池,并面向企业开展“普惠计划”,企业可从专利池中选择专利,成为共享专利池有限共享人。在两年时间内,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购买专利、项目委托研发、共建联合实验室等。“普惠计划”共享专利池覆盖五大行业领域,共有774件专利。企业入池后可获得2年期限的免费实施意向专利的资格,实施后如需购买专利每项最高价格在10万元以内。        该专利政策实施以来,截止目前,已有26家中科院研究所通过"普惠计划"将近千件专利免费共享给企业使用,已经加入"普惠计划"的企业和准备签约的企业近200家,已转让专利25件,授权共享专利230件。“普惠计划”全国路演已经走进11个城市,覆盖近1000家企业,推动企业与研究所的密切互动。        此外,中科院还组织了专利拍卖活动,并将在2018年3月组织第一次专利拍卖活动。        根据邓麦村介绍,2017年10月,中国科学院发布了《关于组织“中国科学院专利拍卖”活动的通知》,委托院知识产权运营管理中心对全院存量专利分析分类,以拍卖的形式实现存量专利的批量转化,共57个单位申请参加专利拍卖活动,拟拍卖专利共1006件,将于2018年3月组织第一次正式拍卖。拟采取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网上竞价和拍卖举牌联动,全方位多渠道予以推进,IP中心为此推出“中科院专利估值模型”,从专利先进性、技术支撑度、市场关联度三个维度进行评价,生成拟拍卖专利的预估值。        当前,知识产权已经成为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制高点,不仅仅是企业创新驱动的源头活水和盈利利器,且已成为企业乃至国家核心竞争力的焦点。中国科学院将通过一系列措施,将引导研究所知识产权运用和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向专业化发展,促进重大成果产出。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促进前沿科技产业化        为促进前沿科技产业化,此前,中科院还设立了专项基金,实现科研活动与基金投资的良性互动与无缝衔接。        在2017年9月,中科院推出了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该基金以母基金与直投结合的方式,将投资具有市场潜力的前沿科技产业化项目。        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被赋予非常高的使命,愿景是打造一流的科研院所成果转移转化投资和服务平台,促进前沿科技产业化。该基金(复合基金)首期规模约为30至50亿元,在直接投资具有突出市场潜力的重点科技成果产业化项目的同时,将围绕战略新兴产业、结合区域产业布局,设立20至30支子基金,形成200亿左右的基金总规模。        科技成果转化需要产、学、研深度合作,并且由于周期长、涉及主体多、风险高,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社会资本不敢投、不愿投,表现出市场失灵的状况。而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正好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些状况,积极创新科研院所和大学成果转化模式,深化科研、产业和资本的融合,聚焦先进科技成果转化。中科院上市企业联盟:助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为促进产学研结合,加快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中科院也正聚集有利资源,联合各方力量共同努力。        今年1月29日,由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国科控股”)牵头发起,国科控股和中国科学院各研究所投资企业中已上市公司在北京联合成立“中国科学院上市企业联盟”。        邓麦村秘书长指出,此次联盟的成立,旨在进一步强化中科院上市企业集群优势、品牌优势,凝聚和放大“中科院上市方阵”力量,促进创新链、产业链和资本链的“三链”联动,加快将优秀科研成果推向市场,助力科技创新创业,为创新驱动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中科院院所投资企业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积极推进创新成果产业化。目前,已有联想控股、中科曙光、科大讯飞、中国科传、中科信息等26家院所高科技企业在海内外成功上市,还有沈阳科仪、高精数控、成都瑞拓、科诺伟业等一大批企业挂牌新三版。根据介绍,中国科学院上市企业联盟不包含新三板企业。        其实,中国科学院上市企业联盟中的公司成长过程中都始终传承着中科院“顶天立地”的基因理念,例如,在人工智能领域内大热的科大讯飞,正是因为长期坚持基础性科研,才在时机到来的时候倍受关注。实际上,作为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科学技术最高咨询机构和自然科学与高技术综合研究发展中心,中国科学院很早就布局了人工智能领域。        邓麦村向新浪科技介绍:“中国科学院有多个人工智能的研究机构,例如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中国科学院人工智能产学研创新联盟等等。”        资料显示,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成立于2014年1月,聚焦脑科学与智能技术为重要前沿方向,依托单位是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神经科学研究所、自动化研究所。而中国科学院人工智能产学研创新联盟于2017年11月成立,中科院自动化所与科大讯飞为联盟理事长单位。该AI联盟以“中科院”为基因,重点在产学院联动与AI基础科学研究上。        这两个研究机构也是产研结合的产物,“一个面向科学,一个面向生产,最终将研究出什么样的成果,需要看他们自己的发挥。”邓麦村对新浪科技说道。“十三五”目标:带动4.8万亿元新增销售收入        因为时间关系,邓麦村秘书长仅仅介绍了中科院为科技成果转化所作出的部分行动。统计数字显示,十八大以来,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使社会企业新增销售收入1.7万亿元、利税2289亿元;院所投资企业营业收入1.7万亿元,上缴税金450多亿元。        未来,中科院将继续推出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专项行动,并制定了“十三五”期间的目标。邓麦村表示,根据规划,到“十三五”末,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使社会企业和院所投资企业新增销售收入累计超过4.8万亿元,利税4800亿元,提供就业岗位15万个;孵化“双创”企业5000家;为不低于2万家企业提供“四技”服务;5年间专利实施超过1万件,有效专利5年实施率达到20%。        同时,中科院也采取了一些动作,比如说推动“抓大放小”,中科院层面推动重大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一般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分院各研究所自主去部署。此外,中科院也孵化科技型企业,为双创提供科技支撑,还有落实知识产权强国战略等等,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来推进中国科学院的成果转移转化。

行业分析对话邓麦村:中科院如何推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中国科学院党组成员、秘书长邓麦村近年来,中国科学院围绕“三个面向”“四个率先”的方针开展工作,并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绩。最近,中关村近百位企业家及企业代表近日齐聚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参观中国科学院创新成果展。在中科院创新成果展的展厅当中的具体成就包括,墨子号、悟空号、慧眼号的发射;“海斗号”全海深无人潜水器,万米深渊科考;量子通信技术、世界首台光量子计算机;寒武纪芯片;FAST天眼;铁基超导;幽灵粒子;400×500毫米世界最大面积的中阶梯光栅;人造小太阳;“渤海粮仓”科技示范工程等等。从“上天入地下海”再到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治疗新药、寒武纪芯片等,很多重大成果都有了具体的工程化应用,体现了中科院在成果转化上的实力。中国科学院对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实力用一组数字显而易见,十八大以来,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为社会企业新增销售收入1.7万亿元、利税2289亿元。而按照规划,到“十三五”末,中科院将依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旗下企业,带动起近超过4.8万亿元的企业新增销售收入目标。面对如此累累硕果,中科院已经有一套自己的打法。对此,新浪科技等媒体对话了中国科学院党组成员、秘书长邓麦村,他介绍了中科院推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部分案例。知识产权运营管理中心:“普惠计划”+专利拍卖在加快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方面,中科院从源头上采取了措施。2017年,中科院启动实施了“中国科学院促进知识产权及科技成果转化专项行动”,并设立知识产权运营管理中心。邓麦村专门介绍了知识产权运营管理中心2017年的成绩单。根据介绍,2017年,中科院推出了专利“普惠计划”。中科院知识产权运营中心作为“普惠计划”共享专利池组织单位,从中科院104个研究所征集有效专利,成立共享专利池,并面向企业开展“普惠计划”,企业可从专利池中选择专利,成为共享专利池有限共享人。在两年时间内,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购买专利、项目委托研发、共建联合实验室等。“普惠计划”共享专利池覆盖五大行业领域,共有774件专利。企业入池后可获得2年期限的免费实施意向专利的资格,实施后如需购买专利每项最高价格在10万元以内。该专利政策实施以来,截止目前,已有26家中科院研究所通过"普惠计划"将近千件专利免费共享给企业使用,已经加入"普惠计划"的企业和准备签约的企业近200家,已转让专利25件,授权共享专利230件。“普惠计划”全国路演已经走进11个城市,覆盖近1000家企业,推动企业与研究所的密切互动。此外,中科院还组织了专利拍卖活动,并将在2018年3月组织第一次专利拍卖活动。根据邓麦村介绍,2017年10月,中国科学院发布了《关于组织“中国科学院专利拍卖”活动的通知》,委托院知识产权运营管理中心对全院存量专利分析分类,以拍卖的形式实现存量专利的批量转化,共57个单位申请参加专利拍卖活动,拟拍卖专利共1006件,将于2018年3月组织第一次正式拍卖。拟采取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网上竞价和拍卖举牌联动,全方位多渠道予以推进,IP中心为此推出“中科院专利估值模型”,从专利先进性、技术支撑度、市场关联度三个维度进行评价,生成拟拍卖专利的预估值。当前,知识产权已经成为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制高点,不仅仅是企业创新驱动的源头活水和盈利利器,且已成为企业乃至国家核心竞争力的焦点。中国科学院将通过一系列措施,将引导研究所知识产权运用和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向专业化发展,促进重大成果产出。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促进前沿科技产业化为促进前沿科技产业化,此前,中科院还设立了专项基金,实现科研活动与基金投资的良性互动与无缝衔接。在2017年9月,中科院推出了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该基金以母基金与直投结合的方式,将投资具有市场潜力的前沿科技产业化项目。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被赋予非常高的使命,愿景是打造一流的科研院所成果转移转化投资和服务平台,促进前沿科技产业化。该基金(复合基金)首期规模约为30至50亿元,在直接投资具有突出市场潜力的重点科技成果产业化项目的同时,将围绕战略新兴产业、结合区域产业布局,设立20至30支子基金,形成200亿左右的基金总规模。科技成果转化需要产、学、研深度合作,并且由于周期长、涉及主体多、风险高,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社会资本不敢投、不愿投,表现出市场失灵的状况。而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正好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些状况,积极创新科研院所和大学成果转化模式,深化科研、产业和资本的融合,聚焦先进科技成果转化。中科院上市企业联盟:助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为促进产学研结合,加快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中科院也正聚集有利资源,联合各方力量共同努力。今年1月29日,由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国科控股”)牵头发起,国科控股和中国科学院各研究所投资企业中已上市公司在北京联合成立“中国科学院上市企业联盟”。邓麦村秘书长指出,此次联盟的成立,旨在进一步强化中科院上市企业集群优势、品牌优势,凝聚和放大“中科院上市方阵”力量,促进创新链、产业链和资本链的“三链”联动,加快将优秀科研成果推向市场,助力科技创新创业,为创新驱动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中科院院所投资企业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积极推进创新成果产业化。目前,已有联想控股、中科曙光、科大讯飞、中国科传、中科信息等26家院所高科技企业在海内外成功上市,还有沈阳科仪、高精数控、成都瑞拓、科诺伟业等一大批企业挂牌新三版。根据介绍,中国科学院上市企业联盟不包含新三板企业。其实,中国科学院上市企业联盟中的公司成长过程中都始终传承着中科院“顶天立地”的基因理念,例如,在人工智能领域内大热的科大讯飞,正是因为长期坚持基础性科研,才在时机到来的时候倍受关注。实际上,作为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科学技术最高咨询机构和自然科学与高技术综合研究发展中心,中国科学院很早就布局了人工智能领域。邓麦村向新浪科技介绍:“中国科学院有多个人工智能的研究机构,例如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中国科学院人工智能产学研创新联盟等等。”资料显示,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成立于2014年1月,聚焦脑科学与智能技术为重要前沿方向,依托单位是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神经科学研究所、自动化研究所。而中国科学院人工智能产学研创新联盟于2017年11月成立,中科院自动化所与科大讯飞为联盟理事长单位。该AI联盟以“中科院”为基因,重点在产学院联动与AI基础科学研究上。这两个研究机构也是产研结合的产物,“一个面向科学,一个面向生产,最终将研究出什么样的成果,需要看他们自己的发挥。”邓麦村对新浪科技说道。“十三五”目标:带动4.8万亿元新增销售收入因为时间关系,邓麦村秘书长仅仅介绍了中科院为科技成果转化所作出的部分行动。统计数字显示,十八大以来,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使社会企业新增销售收入1.7万亿元、利税2289亿元;院所投资企业营业收入1.7万亿元,上缴税金450多亿元。未来,中科院将继续推出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专项行动,并制定了“十三五”期间的目标。邓麦村表示,根据规划,到“十三五”末,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使社会企业和院所投资企业新增销售收入累计超过4.8万亿元,利税4800亿元,提供就业岗位15万个;孵化“双创”企业5000家;为不低于2万家企业提供“四技”服务;5年间专利实施超过1万件,有效专利5年实施率达到20%。同时,中科院也采取了一些动作,比如说推动“抓大放小”,中科院层面推动重大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一般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分院各研究所自主去部署。此外,中科院也孵化科技型企业,为双创提供科技支撑,还有落实知识产权强国战略等等,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来推进中国科学院的成果转移转化。

行业分析西藏自治区:科技为产业发展注入新动能

  2017年,西藏自治区科技创新支撑作用进一步凸显,创新成果发挥了新动能、新引擎作用。   信息化建设领域,“互联网+”在扶贫、金融、工业、政务、社会服务等领域发挥关键支撑作用;“科普西藏”网络平台、科普e站建设等,有效提升科普信息化水平;远程教育、远程医疗建设,补齐民生短板;农村电商产业,促进农畜产品市场流通。   新能源领域,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地热等新能源发电项目陆续建成;西藏重要输电通道气象灾害观测研究,绘制了西藏电网500kV输电通道雷电地闪密度分布图;拉林电气化铁路对西藏电网电能质量影响分析评估及措施研究,解决电气化铁路对西藏电网带来的影响;10千伏配网不停电作业关键技术研究,实现了高海拔地区10千伏配网带电作业现场应用。   教育领域,西藏大学入选“全国首批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示范高校”,共设立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778项,参与学生4000人次;西藏民族大学在民族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技术、大气环境激光光谱多组份气体辨识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性研究成果;西藏农牧学院筹划成立“农业物联网创新创业服务平台”,打造以培养学生现代化农业创新创业为导向的研发基地;西藏藏医学院天文历算软件开发,在保持传统历算法和操作法基础上,有效提高天文历算教学效果;《汉藏对照人体解剖学彩色图谱》填补了现代医学人体组织解剖学藏文版空白。   农牧业领域,农科院落实各级各类科技项目和创新平台建设项目221项,项目经费达3.3亿元,同比增长20%以上;转化应用特色畜禽良种繁育、高效育肥、健康养殖等15项关键技术,示范区农牧民增收15%以上;突破了优质桃、苹果、葡萄等种苗扩繁与绿色栽培技术瓶颈,扩繁果树优良种苗15万株,示范种植1000余亩。   环保领域,开展定日、日喀则、那曲生态监测站建设,培育环境监测服务市场,初步开展大气、水、噪声等环境质量监测,为环保科技应用、环保科技研究提供科技支撑保障。   交通领域,实施西藏米拉山(高海拔环境敏感区)特长隧道绿色建设关键技术研究项目,为攻克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特长公路隧道建设难题提供技术支撑;防裂基布科研成果在高等级公路上的应用,有效提高了高海拔环境条件下半刚性基层沥青路面公路的疲劳寿命。   水利领域,加快新型实用水利技术创新成果在水利工程建设中的应用,重点推广西藏地区筑坝材料耐久性关键技术、超深基础混凝土防渗墙施工质量检测技术等研究成果。   医疗卫生领域,推广填补西藏空白新技术、新项目398项,132种常见高原病、地方多发病的治疗得到解决。   地质勘查领域,建立重要地区地学数据库,填补了新的地学空白;“西藏天然矿泉水资源特征与开发潜力综合研究”项目,首次总结出了西藏天然矿泉水独特的“八大”特征,为西藏自治区水资源产业发展和西藏矿泉水资源开发利用提供了科学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