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析河北省综合科技创新水平指数实现跃升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日前发布《中国区域科技创新评价报告2018》。河北省以2.72个百分点增幅位列全国区域综合科技创新水平指数提高百分比序列第四位,成为增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个地区之一。河北省综合科技创新水平在全国的位次为22位,比上年上升2位,达到6年来最好水平。      作为全国最具权威性、影响力的区域科技创新能力评价报告,《中国区域科技创新评价报告2018》从科技创新环境、科技活动投入、科技活动产出、高新技术产业化和科技促进经济社会发展5个方面设置一级指标,选取12个二级指标和39个三级指标组成了指标体系,对全国及31个省、市、区科技创新水平进行了分析比较。京津冀协同发展在弥补河北省科技创新短板上取得明显成效,5个一级指标中,科技创新环境指数和科技活动投入指数均比上年上升2位。      近日由国家统计局、科技部、财政部联合发布的《2017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同样显示出河北省科技创新活力进一步增强:2017年,河北省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强度(与地区生产总值之比)达到1.33%,比上年提高0.13个百分点,全国排名第16位,较2016年上升2位。      近年来,河北省不断加大科技投入,谋划出台了一批支持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加大研发投入的激励制度,严格落实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和后补助政策。2017年,河北省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7.9%。在创新主体培育、创新平台建设、科技体制改革、“双创”生态环境优化等方面,河北省均取得新的突破,科技创新支撑引领经济转型升级的动力进一步增强,新旧动能转换速度加快。      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规模以上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2.1%;新认定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713家,新增科技型中小企业9700家、总数达到6.5万家;技术交易额达到294.63亿元,同比增长88.89%,其中吸纳京津技术额78.38亿元,增长超过50%;新建省级以上重点实验室、技术创新中心、产业技术研究院等创新平台66家,总数达到527家;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3.26件,与去年全年相比增长0.38件。(来源:科技部门户网站)

行业分析抓住机遇整合力量再上台阶

  11月13日至18日,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深入西安分院和广州分院调研,并到江西考察了院地合作与野外台站工作。中科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张涛参加广州分院的调研活动,党组成员、秘书长邓麦村参加江西的调研活动。  在西安分院,白春礼分别听取了西安分院系统各单位近期工作情况以及下一步参与中科院西安科学园建设的工作计划汇报。白春礼说,面对国家正在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态势,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科技资源集中,通过省市联合推进西安科学园的建设与发展,对促进中科院和地方深入合作,推进西安市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为西安市未来争取新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至关重要。  白春礼强调,下一步,西安分院系统各单位要在西安科学园建设中发挥科技引领与支撑作用。一是进一步推动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提升陕西地区前沿科学和技术研究整体水平;二是进一步推动西安科学技术各单位改革创新发展,建设高水平的科学机构聚集区;三是进一步推进科教融合,加快推进国科大西安学院的建设与发展,加强陕西高层人才培养;四是进一步加强科技金融深度融合,持续推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白春礼深入考察了中科院与江西的院地合作工作。在南昌市,白春礼考察了国家硅基LED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江西省科学院。在去往赣州途中,实地调研了位于泰和县的千烟洲站在红壤丘陵区开展的各项工作,并慰问了在站科研人员。在赣州期间,白春礼考察了江西理工大学中国稀金(赣州)新材料研究院,察看了钨、铜、稀土及锂资源研发平台,并与学校相关人员座谈。白春礼还前往赣南师范大学调研了江西省有机药物化学重点实验室、国家脐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中美柑橘黄龙病合作实验室及信丰绿萌水果智能分选技术。白春礼强调,中科院和江西省的合作要“由上至下、由下至上”相结合。“由上至下”是中科院与江西省签署了系列合作协议,要在省院合作总体框架下,加强战略规划,统筹推进;“由下至上”需要中科院广大科研人员深入江西,主动了解并对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不断提高科研工作与地方发展的契合度。  在广州分院,白春礼到广州地化所听取了该所近年来的工作进展和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总体情况汇报,并与科研骨干座谈。白春礼还听取了中科院南海生态环境工程创新研究院(筹)工作汇报。  白春礼指出,院属各单位特别是广东地区各单位一定要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的重要讲话精神,将研究所的工作与国家和地方改革发展的重大需求相结合,抓住院省共同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重大机遇,推动各项工作再上新台阶;要进一步推进科教融合,以国科大广州学院建设为契机,积极与港澳地区和国际高水平大学合作,推动形成若干世界一流的新兴交叉学科、研究创新平台;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需求,积极参与广东省环境实验室等省级高水平科研机构建设。  在调研中,白春礼对全院创新平台建设作出进一步指示,强调要紧紧把握区域创新发展机遇,加强科教资源的统筹集中,结合研究所分类改革工作,加强对大科学基础设施的规划和管理,打破阻碍创新的围墙和栅栏,促进各研究单元的深度融合,不断释放创新活力,推进中科院创新平台再上新的台阶。  调研期间,白春礼分别会见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广东省省长马兴瑞,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陕西省省长刘国中,江西省委书记刘奇,江西省省长易炼红,分别就围绕地区发展需求,深化合作,共建创新平台事宜进行了深入沟通。  中科院机关有关部门负责人陪同调研。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8-11-20第1版要闻)

行业分析科技推动西藏农牧特色产业发展

      为加大特色家畜选育、健康养殖技术研究示范和助力青稞产业增产增效,西藏自治区科技厅组织实施青稞种质创新与分子育种、特色家畜选育与健康养殖、特色农产品加工技术与产品开发、科技富民强县稳边等重大科技专项,有力支撑全区农牧业发展。      “青稞种质创新与分子育种”专项,加强现有青稞优良品种栽培技术集成示范和新品种选育力度,纯化有育种利用价值的地方品种7个,创新种质10份;克隆基因2个,初步建立了青稞分子标记辅助选择育种技术体系;建立了高产裁培技术模式1套,研发形成青稞新品种裁培技术规范1个,建立青稞新品种丰产增效生产基地1个,核心示范区1.06万亩,示范区3.83万亩。建立发酵TMR生产基地1-2个,生产发酵TMR产品2-4个,特色草产品2-4个;建成高端草产品生产示范基地1个,推广先进青贮技术,积极推广农牧结合、粮草兼顾、生态循环种养模式。      开展牦牛、藏系绵羊、绒山羊、藏猪、藏鸡等特色家畜选育和健康养殖技术研究与示范,加强产业前端科研攻关。特色家畜选育及健康养殖,选育牦牛1000头,推广优良种牛425头;新生选育绵羊后代3600多只,推广优良种羊482只,新生选育山羊后代1290只,推广优良种羊2036只,进一步完善了九龙牦牛良种扩繁基地,制定了牦牛品种选育技术2套;配套了牦牛冷季补饲技术和人工打贮草基地。并建立了阿旺绵羊和萨福克选育基地3个,共选育绵羊5420只;建立了白绒山羊和紫绒山羊选育基地4个,初步建立了选育绒山羊新品系3个,选育山羊共计57683只。建设优质绒山羊生产示范与产业化基地4个,养殖规模达3490只;集成杂交羔羊短期育肥实用技术、肉羊半舍饲养殖实用技术、种草养羊实用技术等5套,为发展特色养殖业提供科技支撑。

行业分析【中国科学报】魔法粉末“聚复盾”如何跨越“死亡谷”

  “你在中科院工作这么久了,都为国家作了什么贡献啊?”  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研究员李国良的父亲是一位退伍军人,父亲第一次这么问他时,他还不知如何回答。直到最近,他似乎有了一些答案。  在不久前落幕的第四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装备成果展上,李国良研究团队为山东格物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格物)研发的一种“魔法粉末”——“聚复盾”吸睛无数。作为一种智能化的纳米涂层材料添加剂,它在金属涂层破损后能进行自我修复,继续为飞机、轮船等金属表面提供腐蚀防护功能。  截至展览落幕,“聚复盾”与多家企业签约——标志着千呼万唤的自修复材料正式实现商品化,走进国民经济主战场。  就像一种“活着”的材料  伤口会慢慢愈合——这是生物得天独厚的自我修复能力。如果人工合成的防护涂层材料也有这样的本事,那将免去多少麻烦?这个看似天马行空的想法,是国际材料学界探索多年、多方角逐的前沿性课题。  “2011年到2014年期间,我在德国马普胶体与界面所做博士后,接触到了自修复纳米材料科学前沿思想。”李国良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多年来,这个领域的基础学术论文发表了很多篇,但可以工业化、商业化的可修复材料,仍是很多科学家尚未实现的梦想。  2015年,李国良经由“百人计划”加入中科院过程工程所,他决定抛开前人思路,以自己的方式重新设计实验路线。此前十多年的纳米高分子材料研究经验积累,给了他新的灵感。  他设计了一种新的制备技术,在腐蚀防护涂层材料里加入了一些外援型智能化纳米微球。在材料发生裂纹或机械损伤后,纳米微球就会感知到环境变化,并及时向破损表面释放修复剂,继续保持防护功效。  这种智能化的感知修复能力,是“聚复盾”的最大特色,也是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技术。  “聚复盾”不仅可以延长金属材料机体的使用寿命和维护周期,有效降低因腐蚀造成的事故发生率,而且相比传统涂层材料中用来防腐蚀的有毒物质六价铬盐,更加绿色、安全。因此在海洋工程、现代交通运输、机械设备、能源工业、航空航天等诸多领域,都有它大展身手的空间。  科学家与企业家携手跨越“死亡谷”  2016年,在中科院过程工程所科技开发处的引荐下,李国良研究团队开始了和山东格物的合作。“最开始我也有些忐忑,因为常常听人说,‘科技成果转化是个死亡谷’。”李国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科学技术从走出实验室,到实现商品化之间,有一个最关键的薄弱地带——“工程化放大,实现量产”。这也是大家所说的“死亡谷”。  为什么呢?李国良解释:“实验室瓶瓶罐罐中做出来的结果,放在工厂的大设备里往往很难重复,需要多次的工程试车及工程化研发。”“要实现成果顺利转化的目标,就要从源头上设计,以符合简便化、稳定化、规模化的技术要求。”在合作中,李国良和企业渐渐有了默契:“企业理解我们要在不断验证中优化方法和结果,我们也尽量限制在工程化放大中的尝试次数,为企业节省资金和时间。”  “我们是凭着科学家的报国情怀和企业家的实干精神,携手跨越了这次科技转化的死亡谷。”山东格物董事长徐连春说。  产学研情缘一线牵  科学家和企业家之间,天然存在信息不对称。一边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先进实验室成果,一边是“不惜千金求良马”的高新企业,它们之间的缘分,还须有人牵红线。  “我们所跟北京很多孵化器有合作。”中科院过程工程所科技开发处处长张凯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聚复盾’的成功转化,是我们科技开发处牵线北京霄图科技孵化器实现的。未来,我们也会继续为其他科研人员的创新成果寻找应用场景和转化机会。”  张凯表示,中科院过程工程所数十年来一直为工业服务。近年来,他们引进了很多像李国良这样的优秀研究人员,为他们提供舞台,去做一些跟在国外实验室里发文章不同的事情。  中科院过程工程所一直承担了大量的企业横向课题,跟众多民营企业保持着合作关系。“在这届军民融合成果展上,山东格物作为一个非常年轻的公司,依托我们中科院过程所研发的‘聚复盾’在层层严格筛选中突围而出。这给了我们更多自信,为支撑化学材料过程工业创新升级、助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不断作出新的贡献。”张凯说。  前不久,李国良研究团队又在《德国应用化学》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通过模拟肌联蛋白修复肌肉损伤修复的机制,合成出具有超韧性和高拉伸强度的自修复薄膜新材料。  “由于两位同行审稿人的积极肯定,此项成果被评价为VIP论文,只有不到5%的文章得到了如此正面的评价。”期刊编辑在给李国良的信中如此写道。  “不同于外援型修复技术,这项全新的本征型修复技术已经申请了国家专利。”李国良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它能再次实现成果转化,为科技服务国民经济再多尽一份力量。”

行业分析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新概念引领中国植物多样性保护

  对物种的保护中最突出和最具有争议性的一个问题是哪些物种才最需要优先保护?尽管一些研究机构基于物种保护生物学研究,认为要参考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对受威胁物种等级划分标准来确定,但由于其等级划分是基于全球尺度上的标准,并且大部分等级标准是依赖于对未来若干年的物种破坏程度推测。如何建立既符合中国国情,又同时得到政府决策层面和科研工作者认可的优先保护物种的确定标准或体系,无疑是一项巨大挑战性的工作。为了“抢救性拯救保护”我国濒临高度灭绝风险野生植物,云南省基于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面临的挑战、科研积累和保护实践,于2005年率先提出“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这一指导物种保护的新概念。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综合保护团队从2004年就开始了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系统研究与保护实践,参与发起、推动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概念的提出、政府层面行动计划。关于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这一保护领域新概念的提出、内涵与外延、十三年的发展、以及全国范围开展的保护行动与成效等可参考本研究团队近年发表的研究论著(Maetal.,2013;孙卫邦,2013,Sunetal.,2016;Yangetal.,2017)以及从2014年起昆明植物编辑内部交流材料《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拯救保护通讯》(每年一期)。毫无疑问,目前这一保护生物学领域的重要概念,在国家政府层面和保护生物学领域得到普遍关注。  尤为重要的是“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概念已经影响到政府的决策。比如,国家层面由环保部2014年提出的《国家生态红线保护战略》明确规定要用法律保护“极小种群”物种的生境;云南省政府于2018年颁布的《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条例》更加强调“极小种群”物种在生物多样性保护中的重要意义。  近日,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综合保护团队应邀在植物学顶尖期刊TrendsinPlantScience以MiniReview的形式发表了题为“HowaNewConservationActionConceptHasAcceleratedPlantConservationinChina”的文章,系统阐述了“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这一保护新概念如何从各个层面推动中国植物多样性保护以及最近两年以来的重要进展。另外,本文指出了“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这一概念如何推动保护取得成效的模式,即首先提出一个清晰、且容易被理解和聚焦保护行动的概念;然后通过建立区域性保护示范,推动公众和政府的广泛接关注;同时突出物种的灭绝风险与经济、科研的巨大价值(图1);最终达到从区域推动到整个国家层面实施保护行动的目的。希望这一保护模式也为其它发展中国家的植物保护提供参考与借鉴。

行业分析【中国科学报】岩土国家队的新时代

  破釜沉舟驰沙场,继往开来竞风流。  中国科学院武汉岩土所60年的发展史,既是一部矢志不移的奋斗史,又是一部披肝沥胆的创业史。60年的发展,打造出武汉岩土所人开拓奉献的工作作风。  60年风雨历程,60年春华秋实。“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伴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以及“长江经济带”“海洋强国”“军民融合”等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武汉岩土所将总结60年来的探索与实践,在“三个面向”“四个率先”办院方针的指引下,以出创新成果、出创新人才、出创新思想为导向,对标中科院“十三五”规划中提出的“8+2”科技布局和“三重大”产出目标,继续调整优化研究所“一三五”规划战略布局,聚焦研究所创新跨越发展总体战略定位,保障创新跨越发展目标实现。  强本固基夯实创新平台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突出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  当前,武汉岩土所进入了国家重大战略实施机遇期、中科院四类机构分类改革窗口期和研究所改革创新跨越发展关键期的“三期叠加”阶段。面临新形势,武汉岩土所从更大的格局、更广的视野、更深的层次,以改革创新的胆略和勇气谋划新思路,重构从“路径惯性”到“创新增值”的发展模式,创新从数字追赶到质量与贡献为导向的评价体系,探索从指标评价到多元化统筹与激励的机制变革。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武汉岩土所依托国家重点实验室创新平台,不断加强内涵建设,以问题导向为基础,以目标导向为核心,以成效导向为出口,进一步强化岩土力学与工程学科的基础研究、核心技术研究和共性技术研究,凝练关键科学技术问题,为解决国家重大工程实施过程中的“卡脖子”难题提供科学支撑,从创新驱动的源头中提供科技供给,实现科技创新的高质量发展。  引育并举建设人才高地  面对国际人才争夺日趋白热化的形势,武汉岩土所将不断加强研究所科技人才高地队伍建设。进一步加大力度引聚海外高层次优秀人才,建立健全人才服务体系和创新人才发展机制体制,提升创新人才国际竞争力,优化人才综合发展环境。  未来,武汉岩土所将聚焦岩土力学与工程国际学科前沿和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强化人才规划顶层设计,打破学科方向壁垒,重组科研组织模式,加快学科交叉融合,试行“共享—聘用—引进”三部曲模式,探索建立人才分类评价、开放评价和可持续评价制度,建立起以质量和贡献为导向的科研评价体系,构筑岩土工程领域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高地。  引育并举,聚用结合,加大设岗方向海外优秀青年人才引进力度,加快制定青年科技人才快速成长与扶持计划,构建起“同台竞技、同轨运行”机制;开通“岗位晋升”和“研究生招生”等方面绿色通道,打造青年科技人才提升计划,为研究所培养一支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研究团队提供有力的体制机制保障。  融合发展推动机制变革  近年来,武汉岩土所以实施“率先行动”计划为主线,瞄准学科前沿,聚焦“三重大”成果产出,在科研平台与条件建设、重大项目争取与成果产出、科技合作与产业化、人才队伍建设、机制体制改革等方面取得了良好成绩,为国家重大工程和战略需求作出了重要贡献。  面对新时代发展要求,武汉岩土所提出了“大院·大所·大企”的创新跨越发展新模式,构建“多主体共建、多资源共享、多产业共生、多领域共赢”大融合发展新思路,逐步推动形成跨行业跨学科多元化融合新体制和全链条全要素贯通式发展新机制,谋划推动建设集应用基础研究、关键技术开发、工程化示范、产业化推广为一体的全链条创新平台。  在科技成果转化与推广应用机制方面,武汉岩土所将实施“253”专项行动计划,即以增加资源有限配置杠杆、激励约束评价杠杆两个着力点为基础,以建设区域研发中心、技术孵化中心、产品转化中心、重点专项基金和种子培育基金五个支撑点为核心,以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产业化率、市场占有率三个落脚点为目标,激活创新的神经末梢,创造发展的新动能。  襄大业,绘宏图,尽显腾飞之象;续辉煌,追梦想,且呈灿烂之端。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武汉岩土所将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牢记作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使命任务,以高度的责任感和紧迫感,凝心聚力,勇于探索和逐步尝试科技管理的新模式、体制机制的新变革、科学研究的新范式、创新文化的新格局,在聚焦发展中寻求优势和特色,促进重大科研成果产出,更好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朝着国际一流研究机构砥砺奋进,共同追逐岩土人所铸造的“岩土梦”!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8-11-07第1版要闻)